大咖故事 | 聊VR180和话剧 —「术」是一场话剧,也是创造一个故事

30 1月 , 2019 大咖故事 VeeR VR

大咖故事 | 聊VR180和话剧 —「术」是一场话剧,也是创造一个故事

 

Kris Tong,一个VR、电影、游戏爱好者,喜欢到处游玩,用Vlog讲故事。目前新西兰人机交互实验室(HITLab NZ)PhD在读,研究以360视频为媒介的叙事方式,寻找捕捉动态表演方法。

在分享拍摄经验和VR相关知识、寻找完善支持360视频的分享平台时,巧遇VeeR,并在看了VR版《术》后,对VR180和话剧的结合有了很不一样的感受……

Kris Tong

 

一些机缘巧合,让我这一个只看电影的人,开始和戏剧这一形式结缘——比如几年前被同事推荐而去看的独角戏「陌生女人的来信」,下班后托出租司机大叔高超车技硬是在高峰堵车中赶上开场然后全程惊艳的「无人生还」,以及后来在迪士尼剧院震惊于音乐剧野性魅力的「狮子王」。

但我始终没觉得自己是这个行业里的人,影视制作或戏剧编导是在我眼里「很酷」的职业,又是感觉「离我很远」的职业。因为我一直接触着「软件设计」「游戏设计」「VR虚拟现实」这些话题,一直觉得它们更倾向于「工程」和「科技」。

直到最近,我发现其实这两个领域很有交集。

表演

从一个最近刚看的话剧「术 SKILL」做为契机说起吧。

 

这名字和风格,深得我心

「术 SKILL」来自K剧团,讲述了「安魂保险公司」发明了一种「还魂剂 『术』」能够将人的意识提取并注入他人身体中,使其在接下来的3分钟内被所注入的意识(也就是「术」)所控制;随后围绕着这一技术而产生的人间各种爱恨情仇的惊悚故事。而借着VeeR将话剧现场拍摄成了VR180视频的机会,我得以一窥其中的剧情,并感受了一下坐在话剧现场第一排观看演出的感受究竟如何。

其背景设定,令我很快就联想到了去年Netflix上火过一阵的美剧「副本」(Altered Carbon,也有译作「碳变」),有着类似的设定——未来人类有了将一个人的所有记忆和意识保存到位于颈椎后部的一个小圆片中,并且加载到任何其他一个人的身体中的技术;当人的自我意识和身体相互可以分离而非一个整体之后,这个社会上对「个体」的认知和反应,就开始变得很有意思,也就有了很多故事……出于对这一科幻设定的熟悉和好奇,我很快就明白了「术」的故事背景,并开始沉浸于剧场表演的本身。

视线

和360视频不同,VR180视频使用单向的双目相机拍摄,具备3D效果(同时仅拍摄前方180的视野),这意外地很适合舞台剧这一形式的体验——3D意味着,我在视频中能够感知到深度,能明显感觉到近处的演员,比远处的其他人更加靠近我;180视野同时也很适合剧场的形式,因为在剧场中,我作为观众的位置是固定的,整个观看的过程中,我大都面朝着舞台的方向,并不需要注意我的侧面和背后,前方180度的视野足够涵盖整个舞台的空间。从这两点来说,VR180的观看体验,和戏剧舞台现场的观看体验,几乎相同。

 

一种VR180相机

 

在戏剧这一表现形式中,不同于电影,观众的视野是不受控制的——观众可以自由选择观看舞台的任意一个位置,而导演并无法事先得知——与之相对,电影导演知道观众始终盯着屏幕,而屏幕上所展示的内容,完全由导演在拍摄时即决定。因此,电影导演更注重用布景、运镜、剪辑来变换荧幕上的画面内容进行叙事,而戏剧编导需要通过控制灯光,舞台布景,声音变换以及演员的表演,来吸引观众的注意力,并确保他们看向正确的方向,看到当前表演的内容和剧情。

这听上去很像360和VR180视频的观看场景吧!想象一下当一名观众戴上VR头显观看360或者VR180视频的时候,他/她可以自由地选择转头观察场景中的任何位置,而视频的制作者并无法提前知晓和控制这一点。这样看来,为360和VR180的视频内容进行设计和创作,其面对的观众行为和认知模型,几乎和为舞台剧/戏剧进行创作和情节设计,如出一辙。

舞台

Robert Cohen在「戏剧」一书中指出,戏剧表演的舞台根据演员和观众的空间关系可以分为四种:尽端式、延伸式、岛式和黑箱式;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深度」。

 

两种舞台形式的例子:左-延伸式 , 右-尽端式

 

由于舞台表演和电影不同,前者既不能进行剪辑,也没有「画框」(Frame)来分割画面中和画面外两个世界,当某一场戏中所有的演员都在舞台上时,观众如何获知谁是当前表演情节的核心,我应该盯着谁看?此时「深度」就能起到一个很好的区分作用——位于舞台前方的演员大多为当前的主角,而相对位于次要地位的演员,会选择向后退,位于更加靠近背后布景的位置。用摄影机拍摄时,电影导演会使用「焦内」和「焦外」来区分主要角色和其他角色;但这一手法在使用360相机或VR180相机拍摄的舞台剧中则无法使用——因为相机镜头并不支持短焦距的控制,也不符合舞台剧观看现场的体验(设想一下观看现场发生失焦的话,观众简直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突然得了白内障)。这时候,VR180恰好体现出了其优势:观看者可以通过3D效果明显的感知出当前哪些角色靠前,哪些角色靠后,也就自然能够分辨出,当前我应该更关注哪一位演员的表演。

 

 

值得一提的是,另一种常用的手法是「灯光」,比如将明亮的聚光灯打在主要角色身上,同时让其他次要角色位于灯光较暗的位置(在「术」这一话剧中就能看到这一手法,圆形的聚光灯光斑可以有效地表达出主要角色所在)。

 

观众!观众?

在戴着VR头显观看话剧时,我总是会产生这样的感觉——在物理上,我并不觉得周围有其他观众的存在,当前这个空间中除了演员外,也就只有我的存在——那我是不是一个和他们同处于一个空间中的观察者?当我发现了故事中的角色们尚未注意到的细节,我是不是可以上前告诉他们,并改变剧情的走向?如果我这么做了,那么我是什么角色?我仍然是观众么?

在电影中,这么做很难;因为电影是事先拍摄好的,即便是像近期上映的「黑镜:潘达斯奈基」这样的互动电影,其实质也是导演事先设计好了每一个分叉点的所有剧情并且拍摄好了所有的桥段,让观众自己选择某一条故事线查看,其所具有的可能性仍然是相当有限的。而戏剧则不同,戏剧本身是由活生生的演员现场进行表演的,即便是传统的戏剧,每一次演出也会有略微的不同——这是人的现场行为所带来的可变性——若我们将这一特征加以利用并放大,让观众加入情节中并互动,演员们的演出也可以随之即兴地发生变化,那么这种互动带来的可能性,就绝不是分支互动电影那么简单了。

其实这一形式的尝试已经出现——上海有一个互动的剧场表演「不眠之夜」(Sleep No More!),武汉则有一条位于长江上的邮轮「知音号」,都将观众融入表演之中,消弭了观众席和演员的界限。我还尚没有机会体验过这两者,但我很坚信他们和VR与舞台表演指向了同一个方向,也相信未来一定可以和VR技术结合在一起。

 

知音号

 

因为从某个角度说,当我已经沉浸于故事本身,当我和演员们产生互动,当我暂时忘记了在进入这个故事之前我是谁我来自什么地方时——我已经身处虚拟现实之中了。

 


写在最后:

如果您在看完我们VeeR平台上的VR内容后,也想跟我们分享您的感受,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在后台投稿!一经采用,除了会为您的公众号或内容进行二次曝光,还有丰厚的稿费敬上。

欢迎大家前来参与,也期待与热爱VR内容的你相遇~

订阅号二维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