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yde DeSouza专访

11 2月 , 2017 大咖故事 VeeR VR

Clyde DeSouza专访

我们今天有幸请来VeeR的顶尖创作者之一——Clyde DeSouza。他是VR导演、演讲家、科技爱好者和作家。他的著作《Think in 3D》(中文名称待定)在好莱坞的3D导演中广为人知。他所编写的科幻小说《与玛雅的回忆》(Memories with MAYA),同样也是他第一部VR电影《Dirrogate》的原著,于2015年由企鹅兰登出版社(Penguin | Randomhouse)出版。目前,他正在创作他的第二部VR电影。

让我们先来欣赏一下他的第一部VR电影Dirrogate吧。

一、简介

VeeR:我们都知道,Dirrogate这部作品改编自小说《与玛雅的回忆》(Memories with MAYA)。请问您更多的将自己看做是一位小说作家还是VR视频艺术家?

                  

图1 硬科幻小说《与玛雅的回忆》(Memories with MAYA)

Clyde:我喜欢问答环节的第一个问题就能够让我思考。我还没有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但是现在想想,我会说我更像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并且可以把头脑中的故事在现实生活中实现。同样,我相信书是不能够被取代的——因为书将作者和读者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并且给了读者们无限的想象空间。我非常感谢VR的存在,它让我能够把我的故事世界更好的呈现给观众。

VeeR:Dirrogate这个创作灵感使你既编写了小说,又拍摄了VR电影,这真的很赞!请问是先有的小说灵感,还是电影呢?

Clyde:我是先有的故事灵感。当我把故事写成难以理解的硬科幻小说时,我知道我的受众十分有限。把这样的故事写在纸上,我的读者们就会无法生动地想象出故事的场景,这时候我就得帮助我的读者们去理解。巧合的是,在世界的另一端,一个青年制作出了世界上第一个VR头戴设备——Oculus Rift。

VeeR: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些创作Dirrogate过程中难忘的故事吗?比如概念的形成、点的选取以及电影各个部分的生产周期?

Clyde:我最早开始写Dirrogate这个故事,是在迪拜和新加坡的美食广场,当时我写了一些这本书里的场景。然而瞥见到如今移动时代人们间的对话,以及他们对于通过手机屏幕交流的依赖,似乎他们的世界已经被snapchat, facetime和instagram所占据——他们真实的世界已经被数据化了。因此,这些人在世界各个角落遗撒的“数据面包屑”,正是我创作这部电影的灵感来源。

当我在寻找我这部VR电影的场景的时候,我想到我在孟买曾经短暂停留的一个地方– 学习街(Study Street),这条街也是后来过来拍摄时让我感到很不知所措的。这个地方在小说中曾经有过描写——小孩子们在路灯下学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超现实的。还有一个场景是我在孟买的机场用“游击电影手法”(Guerilla Filmmaking Style)捕捉到的。当时我正要去赶迪拜的飞机,所以不得不早早的来到机场。整个候机区就像被废弃了一样,我立刻拿出了我自制的3D立体相机(由两个Ricoh thetas组成,一代当时还不能拍摄视频)进行3D拍摄。当时我并没有想把这段放在电影里,然而在对一些场景进行纠正,并在AE中往窗口区域加入“晨雾”处理后,我才把他加入到了最终VR影片里。

图2 Dirrogate中真实孟买街道与特效相结合的场景

VeeR:请和我们分享一些剧本创作,尤其是VR影片的脚本编写方面的想法与经验吧。

Clyde:对我来说,编写VR电影剧本,我会将不好的方面(devil)和好的方面(pleasure)都仔细描述在场景细节中(并因此捕获相关场景)。例如,我喜欢让剧本更多地关注人的互动。因此,这种VR电影很自然的就要有很多演员的特写镜头 。在VR影片中观看人物的互动和人物的面部表情是一种非常震撼的体验。另外,我喜欢能够让观众们一次又一次地回到熟悉场景的剧本故事——这样可以把虚拟世界创建到观众的潜意识中去,并给予他们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这也将骗过观众的内心,让他们觉得他们“认识”这个故事中的场景。

二、拍摄技巧

VeeR:你在拍摄这部影片时,用了哪些视觉特效软件(VFX)?

Clyde:我的第一部VR影片是在2015年初拍摄完成的——当时还没有带VR功能的软件编辑工具,更不用说立体(3D)VR工具了!所以一切都是在AfterEffects里手动完成的。像iClone这样的软件也可被用于制作视觉特效。我们花了很大的功夫:使用AfterEffects渲染出一个单一的框架,然后在OculusRift中调试、重新调整、重新导出并再次检查。即使花了这么大的功夫,做完后的效果可能还不够好,不过这都是在立体360度影片中完成的!

VeeR:可以为VR拍摄的新手、非新手们推荐一些视觉特效软件和实景拍摄器材吗?

Clyde:我后来在为Mettle(一个优秀的SkyboxStudio插件的制造者)提供咨询和beta测试。在Dirrogate VR版本发布后,Kolor等公司发布了Adobe Premiere的3D播放插件。如今,对于VR创作者来说,有很多解决方案可以减轻他们的工作强度。比如Nuke和它的专用插件CaraVR,是VR视觉特效软件中的“劳斯莱斯”。目前Adobe premiere貌似是VR视频编辑剪辑的领头军。

三、经验与技巧

VeeR:如何帮助观众接受他们在VR视频中的角色?如何引导他们观看?

Clyde:编排现场话剧表演的方法在VR影片中同样适用。定向声音(Directional sound)是VR电影创作者可以使用的强大工具。老电影中常用的灯光手法(Lighting)也非常重要。我不太喜欢电影导演过度使用焦点转移(Rack Focus)的方法来引起观众的注意。幸运的是,你不能在VR影片中使用焦点转移的方法,不然很容易给观众带来头痛的感觉。

VeeR:如何最大限度的制造“沉浸感”?

Clyde:Dirrogate这部电影,因为我采用了传统图像小说的手法,所以它并没有着重于沉浸感的制造。人们进入VR图像小说的面板,然后被立体3D场景所包围。但是,回到你们的问题,我想说的是,为最大限度的制造沉浸感,请避免使用快速蒙太奇像剪切等手法,请使用立体360的方式,这样虚拟世界和虚拟世界的人的比例才会比较自然。

VeeR:有减小眩晕的建议吗?

Clyde:不要使用加速或减速拍摄!旋转和过多移动拍摄镜头能导致严重的眩晕感,而好莱坞一直忽视了这一方面。《敢死队》(Suicide Squad)的VR短片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即相机在某些点上摇摄,并不能顺着观众想看的方向进行下去。

VeeR:在创作VR影片时,你遇到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当时是怎么解决的呢?

Clyde:对于DirrogateVR影片而言,最大的挑战是不得不使用第一代理光相机拍出来的“已经缝合好的”等边三角形影像。对于立体360影像来说,我需要把理光相机拍出来的图像,减掉左边和右边的部分(他们本来是并排放的),再把他们沿着180度线按照正确的立体3D的方式交换位置并重新排列。如果我能够使用原始的圆形影像,那么就不会有这样的困难。我之前是用AfterEffects (masks, blends, warps)等工具手动解决了这个问题。

图3  Dirrogate中的唯美城市场景

VeeR:可以和新手们分享一条你认为最重要的建议吗?

Clyde:如果你想制作真正的“VR电影”,请在拍摄的时候,选择拍摄立体的360视频。使用现如今类似Gopro这种设备,只会最终拍摄成我所认为的QTVR(即Quick Time VR)。这种方式还是20世纪90年代的做法,而现在你可以用VR头显来观看成片,而不只是从电脑屏幕上观看。VR世界在2D 360格式中的都是比例错误且不真实的。

在2D的360度世界里面,人们看起来会有20英尺高,车轮大的就像巨大的摩天轮。如果你想给你的观众带来沉浸感,你不应该使用游戏引擎制作场景,你需要做的是拍摄立体360视频(stereoscopic 360 video)。相机制造商们都忽视了这块儿。现在有很多众筹网站(Kickstarter)和投资公司(Indiegogo)都在做“VR摄像机”,但很少有人真正制作同步且立体的360摄像机。因此,创作立体的VR影片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你需要花很多时间在后期制作上,但我需要再次强调,这并不意味着你拍一段2D 360视频就能够称其为VR影片。

如果你想航拍大峡谷或中国长城,那么你可以使用2D 360的方式。但如果是有人物、有故事情节的VR影片,那么你就需要进行立体360的拍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